当前所在: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观点
新闻资讯

举债办丧事是一种丧葬陋习

作者:胡建兵|来源:长江网|发布时间:2018-05-17 11:20:39
分享到:

脱贫攻坚中的“扎眼”事!举债办丧事,一个县一年竟能“埋”2个亿!有的老人舍不得吃穿、舍不得治病,把养老钱变成棺材本;有的贫困群众举债办丧事,要五六年才能还清;有的生前修坟制棺、厚葬“排场”不断花样翻新……(5月12日 半月谈)

“一丧三年紧”,许多地方由于传统观念的约束,办丧事攀比之风所带来的经济负担使人感到压力山大。3天流水席,一天3顿,每顿几十桌坐得满满当当,3天下来光宴请费用就花了数万元;丧礼也得“高标准”,做法道士、乐队、哭丧团队一个不能少,甚至还在追悼会后请了演艺团队表演;有的还建豪华墓穴,更要租赁“花棚”、纸扎等各项费用,没有数万元根本办不下来。这还不够,逢七祭日、周年等都要请人,有的逢五逢十还要大操大办。好不容易在扶贫过程中多挣了几个钱,全变成“棺材本”还不够,很多百姓不但没脱得掉了贫,刚刚脱贫的群众因此而致贫、返贫。

石头辘轳抵不住门,筷子才抵得住门。实际上,绝大多数村民都不喜欢大操大办,但几千年延续下来的广为民众所诟病的风俗,又没有谁敢站出来加以抵制,这里面既有面子问题,也有从众心理问题。在不少农村,哪怕再穷,但是还得死要面子活受罪,婚丧嫁娶宴席互相攀比,讲排场之风越刮越盛。不好好操办,那就是不孝。扶贫增收来的钱都成了“棺材本”,有的甚至数年也翻不了身,对于刚刚致富要奔小康的广大农村家庭特别是刚刚脱贫的家庭来说 无疑是一道难跨过去的槛。农村丧事过程繁琐,迷信思想严重,不利于健康向上的文化道德建设。丧事大操大办,搞得异常热闹,表面上看是尽了“孝”,但充斥着迷信思想,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广大农村的切实践行形成严重障碍,不利于农村综合管理和社会事业的发展。

虽说如何办丧事是村民的私事,但对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各地要建章立规,对各种办丧事活动等进行约束,规定酒席不超过多少桌?每桌不超过多少钱?如果违反,取消扶贫补贴等。在这方面,陕西大荔县许庄镇做得比较好。几年前,镇政府下发文件,将红白事从“程序控制”“酒席控制”“车辆控制”“场所控制”“鞭炮控制”“乐队控制”等都做了一一规定。其中包括每包烟10元以下,每瓶酒30元钱以内,每桌饭席240元以内等等。再譬如:安徽省怀宁县平山镇大洼社区建起的村民食堂,村民家庭发生红白事后,村民食堂要主动上门,协助制定活动标准,确定请客范围以及组织帮忙人员。坚决不许超出标准,即红喜事每桌不超过200元、白喜事每桌不超过150元。另外,村民在食堂举办宴席前,派专人全程监管肉、菜、烟、酒等的采购,并邀请村民组60岁以上老人到食堂免费就餐并做点评。这样的具体规定,让村民不再攀比也不能攀比,节俭办酒也不再丢面子,办宴席省下不少钱,更省不少心。

孝敬父母大如天,死了孝不如活着孝。 丧葬陋习看似是一家一户的“小事”,背后却是乡风文明。让老年人在生前的时候,得到多一点的关心,多一点的物质保障,才是真正的孝顺。把扶贫增收款变成了“棺材本”,是对逝者的不孝,试想,哪个逝者如果知道家人为了他们办丧事而欠了一屁股债,要过多年的苦日子,他们会死得安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