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资格的新兵”对殡葬事业的思考与期盼 ——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梁星心访谈录

作者:包颖|来源: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发布时间:2017-05-18 14:34:04

资料图片:2016年10月16日,浙江省殡葬协会在杭州市召开关于贯彻学习G20峰会精神促进文化交流和品质提升座谈会。会议学习领会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杭州峰会欢迎宴会上致辞,介绍司徒雷登先生与杭州的渊源及其骨灰安葬于安贤园情况,并在司徒雷登先生墓地举行纪念仪式。图为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梁星心(前左)、浙江省殡葬协会会长姚博明(前右)到安贤园参加纪念仪式。


分管殡葬工作10年,既参加过国葬也参加过普通百姓的葬礼,经常到殡葬工作一线调研、走访、慰问,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梁星心称自己是一名“老资格的新兵”。

相对于一些殡葬工作者长达数十年的从业经历,他说自己只算一名新兵。为什么是老资格?“我的父亲在我4岁多时就去世了,安葬在烈士陵园。从那时起,每年清明我都到烈士陵园扫墓,至今已55年了。因此,对这个行业,我从小就有一种敬仰之心,如今更有很深的感情和责任。到今年底干满10年,我应该是各省份民政厅(局)分管这项工作时间最长的,我很自豪。”

前不久,本报记者对梁星心进行了专访,聆听一名“老兵”对殡葬行业的情感体悟和理性认知。


最深的感悟是要“两敬两公”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长达10年分管殡葬工作的经历,您的感悟是什么?

梁星心最深的感悟是要“两敬两公”。两敬,也就是敬畏生命、敬畏法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每个公民个体要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我的理解是,具体到殡葬行业,就是每个从业者要把生命和法律放到最高的位置。敬畏生命,就能更好地服务于每一个生命;敬畏法律,我们整个行业就能得以提升和净化,殡葬改革也能得以深化。我想,这应当成为殡葬行业文化价值观的组成部分,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精髓部分。两公,也就是公平正义和公益事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社会也好,人生也好,行业也好,都必须追求一种公平正义。我一直在讲,在殡葬领域要把市场的归市场、公益的归公益,公益事业是伟大的事业,它会助力于实现殡葬领域的公平正义,保障每一个百姓都能享有基本的殡葬服务。

深化殡葬改革坚持生态文明方向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当前深入推进殡葬改革,您认为要紧的是什么?

梁星心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诠释了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为深化殡葬改革指明了方向。就殡葬改革而言,节地生态的原则是第一位的,我们要把天蓝、地绿、水清的环境留给子孙。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我们要进一步思考、领悟,把这项涉及民生、涉及社会、涉及每个公民个体的事情抓紧、抓好、抓实,才能把深化殡葬改革的工作做好。2013年,中办、国办发文要求党员干部带头移风易俗,推动殡葬改革。但是,少数党员干部没有真正带头,殡葬执法也显得软弱、不足,这极少数人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殡葬改革需要党员干部带好头,并且要通过执法、社会监督等方式监督其是否带了头。

生态葬激励由逝后奖补改为生前享有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除了党员带头,若能引导、激励公众参与殡改,殡葬领域的生态文明可早日实现。

梁星心近年来,我一直在倡导、探索把生态葬激励政策由逝后奖补改为生前享有。浙江对海葬、树葬等生态葬法推行得较早,奖补政策启动得也比较早。全省89个县(市、区)有84个出台了对树葬、草坪葬、花坛葬、骨灰撒江(海)等生态葬法的奖励措施,其中义乌市骨灰撒散奖补达到每位逝者1.5万元。然而,这些生态葬奖补政策均为逝后奖补。

我建议,可以将其改成让人们生前享有。譬如,可以设定对65岁或70岁以上的人群,只要签了生前契约约定死后进行不留骨灰的生态安葬的,每月补贴100元;70岁到80岁年龄段,可以将补贴标准提升至每月150元或200元。随着年龄的增长,补贴的额度逐步加大。这既是对长者的尊敬,又体现了政府的温暖,还体现了殡葬改革的人性化。最终,政府拿出的钱不多,却把绿水青山留给了子孙。并且,生前享有政策的执行,对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将起到推动作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诚信友善,诚信理应成为公民的基本素质要求。签订生前契约后,就不能违背,违背的话要有罚则。如此一来,就把敬畏生命、敬畏法律落实到具体的层面上来了;如此一来,人们对人生、对未来、对社会就有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

从公民教育入手提升、丰富殡葬文化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文化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力量,在您看来,当今社会的殡葬文化如何?

梁星心我们的殡葬文化建设还不到位。看看殡仪馆、墓地以及其他的殡葬服务场所,看看葬礼、祭祀等殡葬活动,可以发现殡葬文化缺少一种精髓的东西,值得反思的地方很多。媒体曾经报道,某地有兄弟姐妹几人花费数百万元,租赁学校的操场给母亲大办丧事,来的人都发烟、发钱。这是炫富还是尽孝?变味了。这些钱捐出去可以盖好几所希望小学。我还曾看到关于“白马将军”张实杰的报道,他94岁去世,79岁那年立下了遗嘱——“不必献花圈,不发讣告,不搞遗体告别,不告亲友、老家,更不设灵堂和挂遗像。”最后,他以简单的方式告别了人世,还捐献了遗体。这份遗嘱写在一个日记本中,封面上写了四句话:“留住历史,留住青春,留住光荣,留给儿孙。”这是老一辈作出的榜样,非常有意义,我们需要这样的殡葬文化,并向每一个社会公众传播它,让每一个公民接受、践行先进的殡葬文化。我们真正缺的是公民教育,要把殡葬文化、生命文化纳入公民教育的内容,从小学到大学都开设这方面的课程,培养这方面的人才,并不断提升、丰富殡葬文化。

殡葬行业应该人才济济

中国社会报《殡葬周刊》:殡葬行业的人才现状怎么样?

梁星心殡葬工作是很神圣的工作,应该人才济济。浙江做过一项统计,全省殡葬系统大约有800多名职工,其中硕士研究生才1名。殡葬行业很苦、很累、很辛酸,多少年来一直是很卑微的行业,人才一般不愿进来,来了也留不住。记得8年前上海有一次殡葬工作岗位公开招聘,一二十个岗位有数百人来报考。本来是件好事,可以招到更多的优秀人才,但舆论却弄成了负面的。媒体报道说,为什么报考的人这么多?因为这个行业收入高、暴利。它不是说大学生择业观念变了,公众对殡葬行业的好感度提升了。

殡葬行业需要被平等相待。我细数过殡葬工作者有N个不能——来人不能有笑脸,不能说欢迎,送人不能说再见,见面不能握手,不能递名片,左邻右舍不能轻易串门,过年过节不能随意走访,等等。但是,这个行业中有很多人是非常可敬的,他们默默承受着社会偏见和压力。

我们对这个行业确确实实要高看一眼、厚爱一分。厚爱体现在哪儿?要提升员工的待遇。同样在殡仪馆里,化妆防腐、接运遗体、火化等岗位直接接触遗体,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的损害都比较大,这样的特殊岗位应该有特殊的待遇。但是,据了解殡葬行业特殊岗位津贴很多年前就是一个月不超过40元钱,至今未变。


殡葬文化

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