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连续性的清明迷思

作者:伊华|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7-04-05 14:57:53

伊华,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

福寿园国际集团首席品牌官、福寿园生命服务学院院长

题记:生死本是宇宙之谜,非连续性更为不可知,无解故有所思,不知更以为戒。

非连续的世界

连续性和非连续性是一对重要的哲学范畴。我们总是习惯于用归纳法总结规律,但是世界原本是非连续的。我们只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世界,才把量变阶段看成是连续而稳定的。最终量的积累会带来质变,从而呈现出发展的非连续性。换言之,昨天是这样,明天可能也是这样,但却未必一直是这样的。

作为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每年对清明舆情的关注和分析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过去的经验不一定能指导未来,但是我们却能从中发现变化的痕迹。尽管每年殡葬行业都要面临殡葬暴利、死人跟活人争地、交通拥堵、迷信泛滥这样的反复质疑,但这个行业直面生死的属性,决定了它始终要揭开迷雾,体现本质——那就是对死亡的提示和帮助,以及生命文化的传播和教育。

生死观的改变

事实上,在过去多年的行业乱象之中,有一些人的努力从未停歇。中国内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死亡问题研究热潮,其中邱仁宗从生命伦理学讨论死亡问题,吴飞从社会学考察死亡问题,陆杨、颜翔林的死亡美学研究,段德志、靳凤林的死亡哲学研究,郑晓江的生死文化研究,以及邹宇华的死亡教育研究等颇具有代表性。近十年来,也涌现出王一方从医学角度讨论死亡问题,胡宜安的生死学研究,王云岭的死亡文化和死亡教育研究,陆晓娅的生死课,以及何仁富的生命教育等。

近年来,张永超、雷爱民提出深入推进死亡问题学术研究,构建死亡研究学术共同体,以及公益人罗点点的”尊严死”、黄卫平的“死亡体验”,策划人邵隆图的“感知生命”、焦不急的“学会告别”……他们都在一点一滴地改变着传统的观念,微小而坚定。间中他们会在清明这个特定日子被提及、被谈论,但转瞬就淹没在负面舆论的海洋中。不过这亦无碍,他们所做这些事,本就“不求天下知”。

2017年清明,对于中国现代生死观而言,却注定是个“一朝天下知”的时间点。3月12日,台湾知名作家琼瑶女士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向家人们预先嘱托自己希望“尊严死去”的愿望,引发了全民热议。3月29日,上海举办的“学会告别”清明交流会吸引了全国七个省市的60余家媒体参加和报道,成为清明期间的最热点之一。

腾讯《今日话题》的调查显示,98.09%(30030人)表示理解琼瑶发布生前预嘱,95.34%(27434人)表示自己有可能会签订生前预嘱。为什么生死话题彷佛一夜之间,就从“束之高阁”走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而人们对待死亡的态度,也从众所周知的避讳不及变成了坦然相对?

答案便是非连续性。殡葬作为一个特殊的传统行业,涉及民俗、文化、伦理等多个方面,其传统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过程。看似年复一年的循环恰恰却蕴含着潜移默化的暗流涌动,最终汇成了不息的江河。在环保、科技、人文被普遍接受的社会观念影响下,中国人生死观的内省和改变可谓正当其时。而与之无法适应的,则是我们基于连续性认知的经验和傲慢。

对传统的跨越

试想一下,如果真的有95%以上的中国人现在就要签订生前预嘱,会发生怎么样的景象?企业有能够满足所有人各类需求的高品质告别仪式和服务吗?行业有足够多的高知识水平、高素质的从业人员吗?科技方面有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技术、新产品吗?法律方面有健全的法规保障吗?教育方面有完善的生死学课程吗……

而从舆情本身的角度,一直处在连续性思维定势中的媒体同样也会欠缺准备,需要更多基础扎实的实地采访和对清明文化本身的深入思考。在中国人死亡质量、告别质量的提高上,媒体其实有着领风气之先、推进社会共识的巨大作用。尤其在清明期间,媒体的声音就如同电磁波放大一样,可以充分延展其传播力和影响力。

正如《三体》中所说:“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在这个清明节,希望我们能够用非连续性的思考方法,审视变化,更警醒自身。身处这个时代,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多的改变,而殡葬行业对于传统的跨越,或许真的是在一夜之间,到那时,我们跟得上吗?


殡葬文化

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