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入殓师:与死亡打交道18年,只想让他们清爽地走

来源:河源日报|发布时间:2017-05-19 09:25:28

清明节是一个容易让人联想到死亡的节日

有一些人

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离死亡很近

就像一个 " 旁观者 " 看着生命离开

其实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是死亡的旁观者

也有人会旁观我们的死亡

所以,我很好奇

一场死亡给 " 旁观者 " 留下了什么

于是

我们走进了市殡仪馆

听他们说死聊生……

市殡仪馆停尸间

你可能不知道,也可能不想知道,在死亡之门的那一端,有这样一个人,他会让逝者“光彩启程”,用最自然的面容面对死亡。是的,他们就是——河源入殓师!

入殓师熊师父

那是一双粗短、厚实的手,看上去与灵巧无关。凭借这双手,熊师傅与死亡打了18年交道,为数万名逝者画上人生的句号。

每当他挺直腰板,收起化妆用具,除下一次性手套,又一个生命带着温存的面容同世界告别。

入殓师的任务不轻,有时忙到连墙上的日历都忘了撕掉。熊师父正换衣,准备为逝者化妆。

为了除臭味,熊师父买了一瓶空气清新剂。

熊师父正在停尸间工作。

清洗遗体、换新衣、化妆美容、入棺,这一系列动作构成入殓师的流水线工程。

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职业是日本的一部电影《入殓师》。电影讲了一个大提琴手失业去做了入殓师,最后慢慢喜欢上这份工作的故事那句经典的台词感动了很多人。

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他永恒的美丽。这要有冷静,准确,而且要怀着温柔的情感,在分别的时刻,送别故人。静谧,所有的举动都如此美丽。——《入殓师》

两位入殓师一起将逝者抬进棺材。

准备化妆。

我称这位入殓师为熊师父,在停尸间“身经百战”的熊师父,对逝者只剩尊敬之意。一开始,我是不信的,直到他这样说:“有任务,半夜也要来,一个人在停尸间为逝者美容”。

入殓师正在帮逝者化妆。帮逝者化妆的化妆品都装在盘子里。

棺材下面挂着逝者的信息表

每一副刚进来的尸体或抬出去火化的尸体,都会讲其信息更新在黑板上。

熊师父将一些花草放入棺内。

殡仪馆工作区只有两种色调,灰和白。除了化妆间的铁柜子。里面盛放着为逝者化妆的用具:海绵块、剪子、粉刷、红色、米色油彩和一款绿色瓶装的老牌发胶。饱含生活气息的物品,将生死界限模糊起来。

入殓师的休息室内,有一个洗手盆,盆上还放着一瓶洗手液,入殓师每次工作后都要将把手洗干净。

尸体冰冻柜里的温度通常都是保持在零下7摄氏度。

墙上挂着入殓师的工作服。有趣的是,由于太忙,墙上的日历都不是当天的页码。

每个冰柜外面都贴着相对应的尸体信息表。

入殓师为逝者化妆。

入殓师不仅要为逝者化妆,也要收拾停尸房的垃圾。

仪仗队为逝者送行。

中国文化自古回避死亡,他却建议普通人能到殡仪馆体验死亡。惧怕往往源自不熟悉。而在生命消失的地方,更能唤起对生命的热爱。

他参观过国外的墓园,像公园,遍地绿草鲜花,随处可坐。反观国内墓地,肃穆有余,少了温情。

当然,熊师傅看到最多的画面是,子女在遗体告别时痛哭,内疚以前没有多陪伴父母。

殡仪馆就是一幅长卷浮世绘。曾有人感慨,到殡仪馆走一遭,什么都想得通了,该吃就吃,该花就花,该休息就休息。看过太多的生死,更能明白生命的可贵。


殡葬文化

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