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文化天地
殡葬科技文化

职业带给我的第二次“生命” ——一个殡葬人的自白

作者:刘老师|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8-01-26 13:46:57
分享到:

有人觉得他们非常神圣,是左手撑起生、右手连接死的使者,在阴阳两界之间当摆渡人,把逝者在人间的最后一程安排体面;

有人觉得他们每天与死者打交道,意味着晦气,肮脏并选择远离。

一开始,这份职业对我来说,仅是一个可以谋生的工作。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对行业的了解越来越多,我发现,这是一个不得不走心的工作,从来没有一份职业可以这么强烈地刺激我的生死观

殡葬人,每天都在快速浏览别人的人生。有的人长命百岁,有的人昙花一现。寿终正寝的逝者让我感到安心,年轻而逝去的生命也会引发我对生命的思考。

遇到早早夭折的孩子,我会想,要有多少的温柔才能够陪伴这些步伐匆匆的小精灵,又要有多么强大才能够走过哭泣的记忆握住下一只需要帮助的手。

遇到年老而被死亡带走的人,我会想起Mary Pipher所说的「另一个国度的人」,年轻的我们为生活庸庸碌碌,不了解他们的惶惶不安,但他们就是未来的我们

同时,失去,往往也让人开始思考所拥有的,这也是这样的离别所带来的意义。

有时对于死者来说,死亡就是痛苦的结束;对于生者来说,痛苦才刚刚开始。

年轻的余华曾写下成名作《活着》,文中的主角福贵经历了家境由富变穷的跌落,亲人由生入死的折磨,还依然体会着“生”的快乐,艰难的活着。我把这理解为另一种活着的意义:忍耐

从那以后,每次在公车上被人踩了脚却听不到一声抱歉时,每次测试考砸了要面对家长时,我都会自我安慰地说:人活着就是忍耐。

可我自从进入了殡葬行业之后,这份职业却带给了我一些来自生命底层的触动,它让我知晓生死之间不仅仅是生命逝去的哀怨,还有的是生命的寄托和延续

《活着》中福贵的忍耐,与其说是对人生的“忍受”,现在看来不如说是一种柔韧平和的人生态度。

最终,无论现时我们经历的是措手不及的幸福喜悦,抑或是无可告人的艰辛苦难,只要继续活着,它们中的大多数细节和感受都将被我们和时间一一遗忘,但是生命延续的过往依然会让你生如夏花,灿烂绽放。

生的灿烂是心理洞见的光明力量,照射着你我彼此。我终于明了,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来自上苍的恩赐

所以,我感谢那些阴差阳错将我带进这个行业的每一个人,让我有机会经历别人生命的轮回,浏览他人的人生。

这让我感受到生命的真髓,提高生命的质量,让我拥有了第二次“生命”。

现在的我每天站在阳光下都欢呼雀跃,在做每一件事情都欢欣鼓舞。如果有人擦肩而过,我都会他/她给一个来自心底的微笑。

此时,我想好好地致敬每一位殡葬人。

我们虽然每天与死亡打交道,但是我们却是这世上活得最鲜活的一群人。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