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文化天地
殡葬科技文化

记忆中的夏天

作者:高玮|来源:启东市殡仪馆|发布时间:2017-09-06 10:34:05
分享到:

夏天已接近尾声,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热,基本上全程都是在单位开空调,回到宿舍第一时间也是开空调,这样的日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夏天。

我总说不喜夏季,黏湿的空气凝结了好多不愉快的情绪。当脱下棉袄外套,换上衬衣短袖的时候,沉重的心情在自然的流转里消失殆尽了。最强烈的安心和最原始的愉快爆发在换上宽松背心和男士大裤衩的瞬间,理一下头发,剪成短发,突然就生出“再来半个冰镇西瓜就特别棒了”的想法。就那样兴奋的一瞬,多少盛夏的光影就一齐交织着放映起来。

那一年的夏天,我正穿着姐姐家哭着赖着得来的小花背心,依靠在那红棕并褪色的皮沙发的边缘,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一个劲的换台,浑然不知嘴里牛奶雪糕的边缘一圈甜腻正在摇摇欲坠。与此同时我妈正闻声心急火燎地赶来,督促我莫要离电视太近了,不然眼睛要瞎掉。我妈在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不能戴眼镜,因为她总说我儿子大眼睛,戴了眼镜就不好看了,可惜这个愿望她并没能实现……

老家住在农村,夏季经常会见到“会放屁”的小臭虫,它们常静静地伏在窗框上,偶尔飞起来很是惊着人,我不怕它们。相比之下我小时候特别怕会飞的蝴蝶、飞蛾,因为小时候妈妈总是和我说,这些会飞的小昆虫的翅膀如果被吸进鼻子里,我就会不能呼吸死掉,每当碰见猖獗的飞蛾,总能引发我的恐惧,它们朝着我头顶的白炽灯冲去,盘旋不止,这个时候我通常就要叫来爸爸大开杀戒了。

小时候的夏天是没有空调的,最多一 台电扇而已,为了驱散热气,窗户都是全部打开的,因而睡前能听见很多声音,路边摩托车马达的躁动,蝉鸣的凌厉,晚归行人的窃窃私语。热的厉害了,就直接将凉席铺在地上,薄且松软的棉被做基,凉席直接铺于其上,地面的清凉仿佛能感受到一些,有时候睡意不浓,半夜醒来,望见电视机发出蓝色的光亮,柔和又规律,侧过身去,窗外暖黄的灯光未熄,一蓝一黄、一清一热。

那时我并不能描述这种处境,在回忆起来,觉得它不一定是有所具象的,但也算一份非常珍贵的感知。

此刻我没有含着牛乳雪糕,没有贴近散发着檀木香气的凉席,听不到小城私密而琐碎的方言叙事。原来长大是这样一个滋味,当过去色香味声的感知再次泛起,难过的分量便轻了很多,淡化成小小而不可复制的遗憾,同那书皮的折痕一样,越不能恢复,越感此前的珍贵吧。


推荐文章

    暂无推荐文章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