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人物访谈
殡葬科技文化

孟国泰对于生命和死亡的看法

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3-08-08 15:10:35
分享到:

孟国泰生于中国三年苦难时期后的滇东北大山深处,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庄稼人。5岁开始放牛,9岁入村小读书,读过两轮初中、两轮高中,读第二轮高中时全班倒数第二名,差一分勉强考入师专,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人民老师。教过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过语文、英语和数学;办过报,写过文,主编、合编过1500多种学生用书。

历任云南省教科院素质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央教科所教育科技中心副研究员,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会项目专家,全国教育创新实验(示范)学校总校长,教育部主管《中国教师》杂志社教师发展中心主任,全国新教育工程总负责人。

现任中国教育出版网、教育科研论坛杂志、快乐学习报(综合周刊)专家委员会主任,全国新教育工程发展中心主任,全国三标高快课堂建设中心主任,价值主义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教育文化战略研究所特邀研究员。

(一)

有一支顺口溜是这样说的:

看人生,0岁闪亮登场;10岁茁壮成长;20岁为情彷徨;30岁基本定向;40岁拼命闯荡;50岁回头观望;60岁告老还乡;70岁打打麻将;80岁晒晒太阳;90岁躺在床上,100岁挂在墙上。

(笑声)

在地球历史、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即使能活100年,也是短暂的!你想一想:100年在上下5000年中,只占50分之1;在500万年中,只占5万分之1;在50亿年中,只占5千万分之1!约5000年,是中华的文明史;约500万年,是人类的进化史;约50亿年,是地球的成长史。同学们,你说人的一生是不是很短暂呀?!

(感叹声)

当我第一次从北京回到云南,有朋友问我:“北京大不大?”我说,“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他说:“这怎么解释呢?”我说:“这要看从什么角度看。如果从井底往井口看,井口都很大,北京当然大啦!如果从月球上往地球看,地球都很小,北京当然就很小很小啦!但如果从银河系来看太阳系,太阳系可能就是一个玻璃球,而地球可能就是一粒灰尘,北京就什么也不是了!”同学们,你想是这么回事吗?

(沉默)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楮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一学生背诵后,掌声)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画家黄永玉老先生,今年84岁了,依然在进行创作,从未停息。

黄老从小因家境贫苦,12岁就外出谋生,14岁开始发表作品。他的作品曾荣获意大利最高荣誉奖——“司令勋章”奖。

他一生中画了许多名画。他为画而生、为画而死,画是他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画的荷花图,别具一格,让人称奇;他画的鹦鹉图,活泼可爱,还亲自配上一行文字:“鸟是好鸟,就是话多”。

(掌声)

多么的幽默!多么的智慧!多么可爱的老头子!他被书画界称为“奇人”。

可就这么一个奇人,当他在跟老伴谈论死亡时,却非常的泰然处之、乐观豁达。当黄老在谈到如何处理自己的骨灰时,提出了三种方案。

第一种方案是,建议把骨灰到进马桶里,请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祭祀后,使劲拉冲水箱,让骨灰从下水道冲走,但被老伴否决了。老伴说,“不行,不行!要是把下水道堵塞了,怎么办?”

第二种方案是,建议把骨灰磨细,分给朋友去种玫瑰,也被老伴否决了。老伴说,“这怎么行呢?!人都死了,还要长出刺来刺人,想讨人恨呀?!”

第三种方案是,建议把骨灰磨得精细,然后和面做馒头请朋友来吃,待朋友们吃完之后再由老伴告诉他们:这是老黄的骨灰做的。朋友们听后都呕吐不止。都骂老黄这该死的老东西如何如何不是人。老伴说,“我看这个行!老头子,就这么定了!”

(热烈掌声)

同学们,谈论死亡,是为了乐观地笑对死神!看谈人生,是为了更加珍惜今生。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人的一生也是渺小的!但正因为人生的短暂和渺小,我们才要活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但要是卑鄙地活下去,那就太长了!

人的一生是渺小的,但要是有价值地活下去,那就太伟大了!

我们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增加生命的宽度和厚度;

我们可能改变不了社会和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志向和方向;

我们可能成为不了伟人,但可以成为有价值、有意义、快乐幸福的人!

(热烈掌声)

其实,人的一生都在画自己的坐标轴。横轴代表“方向”,纵轴代表“志向”。一个人只要有高远的志向和正确的方向,就不会虚度此生,就一定能活得有价值、有意义,就一定能获得快乐与幸福。如果一个人志向高远,但方向相反;或者方向正确,但没有志向,其结果都是可想而知的!当今的许多人都不是朝着高远的志向和正确的方向去的,所以,他们这一辈子是可悲的、甚至是可耻的!

(热烈掌声)

(二)

我出生在滇东北的大山深处,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庄稼汉。我家住的是土房,吃的是土豆,穿的是土布。

我五岁开始放牛,9岁入村小读书,读过两轮初中、两轮高中。

(好奇而沉默)

第一轮的初中和高中,读的是代帽初中和代帽高中。所谓代帽初中和代帽高中,指的是“临时初中和临时高中”,是照顾贫下中农子女读的。因为我是贫下中农的子女,所以,我光荣地成了一名初中生和高中生!

读第一轮高中时,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理想”。我的“理想”是四个:一、买一台手扶拖拉机犁田靶地拉东西;二、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土房;三、娶一个下乡的女知识青年作老婆;四、养两头猪,一头公猪、一头母猪,然后让他们交配生一大窝猪仔以便换穿的、换吃的。

(笑声)

但由于当时家乡落后、家庭贫困、师资条件差,我白白地混了两年的初中和两年高中!毕业后,我便着手去实现我的“理想”。由于没有学到多少知识和技能,辛辛苦苦一年下来,我却发现自己的一个“理想”也没有实现。而且,到目前为止,这四个“理想”一个也没有实现!

(笑声)

这时,教我小学的一个民办教师,叫堵金阳,给我出了个主意,让我再读一次初中,然后考城里的正规高中,看一看,读了正规高中后,能不能实现四个“理想”。于是,我插班读了第二轮初中。那时候的中考需要的是死记硬背的功夫,由于我这方面的功夫高,所以我以高分考入了市一中读第二轮高中,可一学期下来,我的名字排倒数第二,很显然,读高中光有死记硬背的功夫是不够的了!

(笑声)

由于我一无骄人的成绩,二无英俊的身体,家庭又一贫如洗,浑身上下土里土气,所以,堂堂七尺男儿,说话只敢低着头,走路只敢躲着走,有问题不敢问学习成绩好的,就连有时想看几眼有几分姿色的女同学也不敢看。真是枉做男人呀!

(笑声)

我班的大多数同学,包括班主任老师几乎都嫌弃我。没有嫌弃我的只有几个成绩排在最后的难兄难弟和一个老师,这个老师就是我的语文老师卢开濂。卢老师是广东人,长得很文雅,普通话讲得特别棒,他主编过云南省的普通话教材,他是我见过的云南省说普通话说得最好的老师!他对学生很友善,还经常激励鼓舞成绩差的几个难兄难弟。

(赞叹声)

有一次,卢老师对我说:“孟国泰呀,我发现你并不差呀!我看你的作文就写得不错哟!文章一开头就用设问的语句——朋友,你想吃蜂蜜吗?这样的开头,显得很独特呀!明天的语文课,我想让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一读你的作文,让大家学习学习!你看怎么样?”我嘴巴里说着“不行,不行!”心里却美滋滋的,巴望着第二天赶紧来临。

卢老师的夸奖,令我激动了一夜。那一夜,我辗转反侧、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彻夜难眠”。那一夜,我想了很多,很多。一个平时只敢坐最后一排、最早一个进教室、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学生,终于可以走到了讲台上读自己的作文了,终于可以在优等生面前扬眉吐气一番了,终于可以让有几分姿色的女生看一看孟国泰的风采了,我能不激动吗?

我庆幸找到了恩人卢老师!找到了救星卢老师!

(掌声)

第二天,卢老师果真没有食言,第三个就让我读了我的作文。

本来作文的第一句刚才说过了是“朋友,你想吃蜂蜜吗?”由于太兴奋,被我读成了“朋友,你想吃蜂子吗?”于是,引来了全班同学一阵哄堂大笑。

从此,我多了一个外号——蜂子。

(哄堂大笑)

但我也从此也确定我的第二次理想——考师范学校,毕业后,像卢老师一样,当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做一名会关注人、关心人、关爱人的好老师!做一个会鼓舞人、会激励人、夸奖人的好老师!

(热烈掌声)

顺便说一句,人的理想,是可以随着他的知识结构、能力结构、人际关系、生存环境的不断变化而调整的。我由原来的四个无法实现的理想,现在变成了“当一名优秀人民教师”的理想。


于是,我下定决心: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能吃苦中苦,方得人上人!

谁笑在最后,谁笑得最好!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我一定要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不信走着瞧!

(掌声)

一年半后,我考上了地区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一所山区中学当老师,终于实现了我的教师梦!我开始像卢老师一样,激励我的学生、夸奖我的学生、关爱我的学生、相信我的学生,我经常让我的学生生教生、生帮生、生考生、生评生,通过两年的奋斗,我所教班级的高考升学率达到了80%左右!这是在1985年!这个成绩,即使在23年后的今天,高校已经大幅度扩招的情况下,也是值得炫耀的哟!

(掌声)

如果你要问我的第三次理想是什么?我要告诉你,我的第三次理想,已经实现,那就是做一名著名的教育专家,像现在这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用我的毕生精力,实现我的第四次理想——就是把“专”字去掉,做一名著名的教育家!

(掌声)

我讲一个故事:说有三只小鸟一起出生,一起长大,一起从巢里飞出去寻找自己的天空。当它们飞到一座小山时,一只小鸟一看到眼前的牛羊鸡鸭都在地上行走,就满足地落在一棵树上不想飞远了。另两只小鸟继续飞行。当它们飞到五彩斑斓的云彩上时,一只小鸟以为自己能飞到如此高度的云端陶醉了,于是,它停在了云端。另一只小鸟难过地说:我坚信一定还有更高的境界。于是它振翅翱翔,向着九霄,向着太阳,执着地飞去。

最后的结果,可能大家都知道了:落在树上的成了麻雀,落在云端的成了大雁,飞向太阳的成了雄鹰。

那么,你要当麻雀,当大雁,还是当雄鹰呢?请你作出选择!因为选择是可以决定命运的!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