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行业风采
殡葬科技文化

温暖,在人生终点延续 ——记市殡仪馆火化班班长殷朝荣

作者:赵明霞|来源:嘉峪关日报|发布时间:2018-03-05 14:57:18
分享到:

认识殷朝荣的人都说,他如冬日暖阳,丝丝缕缕的微芒,却给人以温暖,让人感受到前行的力量。

殷朝荣是市殡仪馆火化班班长,31年来,他抛弃世俗偏见,坚持“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的工作作风,任劳任怨,竭诚为丧户服务,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践行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庄严诺言。

无悔选择:什么工作都需要有人干,选择了就要把它做好

殡仪服务是一个特殊的工作岗位,由于世俗的偏见,人们往往对这个行业存在着忌讳和排斥。1986年,市殡葬管理所招收一批殡葬工人,年仅20岁的殷朝荣主动报名并被录用。得知殷朝荣找了份殡仪馆的工作后,亲朋好友纷纷劝他放弃。“什么工作都需要有人干!”农村出身的殷朝荣格外珍惜这次工作机会,他不顾亲朋好友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走上工作岗位。

刚刚参加工作,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和僵硬冰冷的尸体,殷朝荣有过短暂的不适期。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僵硬的尸体就浮现在他脑海中,低沉的哀乐和逝者家属的恸哭久久萦绕在耳边,让他夜不能寐。殷朝荣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种心理障碍,他虚心向一位老同志请教如何克服这种恐惧心理,老同志说:“你把国徽戴在身上,什么事都没有了。”也许是心理暗示的作用,殷朝荣口袋里装了一个月的国徽,从此睡上了安稳觉。

火化班是殡仪馆最脏、最苦、最累的岗位。抬尸、化妆、火化和装骨灰是火化班的工作流程,化妆和火化则是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前些年工作条件差,火化采取人工推运、翻烧,气味异常难闻,就是带上防毒面具也难以忍受,操作室温度常达50多度,站在炉前就汗流浃背。殷朝荣有时一天能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刚开始的时候,他会接连几天头昏脑涨,恶心反胃。他就时常鼓励自己:要向老同志学习,老同志能干好我也一定能干好。倔强的他,硬是凭着一股好学上进的精神,慢慢适应了工作。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既然选择了做这个工作,就要把它做好。”殷朝荣没有满足于日常工作的完成,他下决心要提高自己的火化技术。空闲时间或是晚上值班时,他就来到火化设备旁,反复揣摩、研究火化机械构造、机电原理、怎样装卸炉膛门,他忍受着火化炉长年淤积的恶臭,一钻研就是一两个小时。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凭着久久为功的韧劲和精湛的技术,殷朝荣获得了甘肃省机关事业单位尸体处理工技师资格。

“没有卑微的工作,只要用心去做,什么工作都能出成绩。”殷朝荣说。

竭诚服务:让逝者得以安息,让生者得以慰藉,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

一个新生命的降生总是伴着希望与喜悦,而为生命送行的职业却总与噩耗与悲伤相连。殡葬行业,正是体现终极生命关怀的地方。“关心最悲伤的人,抚慰最痛苦的心”“让逝者得以安息,让生者得以慰藉” “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在人生的终点站,殷朝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任劳任怨,用爱心、耐心和责任温暖着丧属悲痛的心。

让“尊体”尽可能得到美化是对生者的安慰。一些非正常死亡或是存放时间较长的遗体,大都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有的甚至散发着腐臭。面对不同的遗体,殷朝荣都怀着对生命的敬畏与尊重努力恢复其原貌。

一次夜间,殷朝荣接到单位电话,说有一具尸体需要处理,他穿上外衣就出了门。一进单位大院,就远远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打开裹尸布一看,这哪里是一具尸体,分明是一堆裹了沙子的腐肉。丧属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她伤心地说,一年前儿子外出打工,和家里失去联系,等见到时就成了眼前这幅情景。殷朝荣立即换上工作服,在沙堆里一点点抠,一点点拼,他强压着涌到喉咙的刺鼻味道,经过近四个小时的努力,硬是把这堆腐肉按老人的要求拼接好了。老人十分感动,扑通一声跪在殷朝荣面前,殷朝荣连忙拉起老人说:“大姐,不要这样,这是我的工作。”

视每一位逝者和丧属为亲人,殷朝荣以真诚服务感化着丧属,让他们怀着悲伤而来,带着安慰而归。一次处理高度腐蚀的遗体时,尸体发出的气味让人喘不过气来,殷朝荣主动请缨对遗体进行清洗,并对面部重新化妆。为了安抚丧属悲伤的情绪,他还在遗体四周布置花盆,让丧属感觉逝者像在鲜花间安睡一样,这一举动让丧属非常感动。

一年365天,殷朝荣没有固定的节假日,什么时间有丧户,他就什么时间上班。一次凌晨四点钟,一位蒙古族遗体需要连夜火化,因为按照蒙古族的习俗,死者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殷朝荣二话不说,马上来到单位,按照丧属的要求完成了火化工作。

“殡仪工作无小事”,殷朝荣遵循亲情服务的理念,尽心为逝者及丧属提供各项服务,32年来,他的工作没有出现一次差错和失误,实现了服务零事故、零差错、零投诉的目标。

超越亲人:比丧属做得更好,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去

虽然是火化班班长,但是殷朝荣却身兼抬运尸体、化妆整容、火化司炉、整理骨灰等多项工作,与尸体近距离接触在所难免。遇上携带传染病的尸体,殷朝荣没有丝毫的退缩,工作该怎么干仍怎么干。

一次,他正在火化间捡骨灰,服务员通知他有具特殊遗体需要火化,还被告知逝者生前患有烈性传染疾病,且在家中去世好几日,尸体已经严重腐烂。殷朝荣毫不犹豫,马上带领班组成员来到灵车前,虽然,遗体被严严实实地裹了好几层隔离袋,可车门一打开,刺鼻的腐尸味道还是扑面而来,现场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后躲,就连逝者的亲属也躲得远远的,不愿到跟前来。殷朝荣和同事们跟往常一样,把遗体轻轻地抬到接尸车上,帮逝者把身上的被子整理好后,将遗体平稳缓慢地推入了火化炉。

因为对生命历程的敬畏,殷朝荣对所有的尸体都非常尊重。前不久,殷朝荣接到单位的电话,要到酒泉市医院接一具尸体。殷朝荣和同事到了医院才被告知死者疑似传染病去世。简单地做过消毒处理后,殷朝荣和同事将尸体抬上了运尸车。而这一过程死者的家属站得很远,就连装车时都不愿帮一下忙。

“这种情况,我们都很理解,谁都不想被传染上。”殷朝荣说,“我们也怕呀,但我们是做这个工作的,我们要比家属做得更好,家属不到跟前,我们也要到跟前。”

对于接运、火化传染病遗体,殷朝荣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对他来说已经“习惯了”。“任何遗体摆在我们面前都是一样的,我们要尊重遗体。”他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我们的工作就是让每一位逝者有尊严的离去,通过我们的服务,让他们的家人没有任何遗憾!”

31年来,殷朝荣从青葱岁月的小伙子到成熟稳重的中年人,期间从未换过工作。他说:“我认为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是为人民服务的都是高尚的、都是光荣的,我愿意在这个岗位上一直为人民服务下去,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