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行业风采
殡葬科技文化

嘉兴90后遗体整容师:工作五年 用双手给逝者最后的美丽

来源:南湖晚报|发布时间:2018-01-26 15:57:54
分享到:

(文章摘自2016年4月1日的《南湖晚报》)

瘦高个、锥子脸、大眼、长发,90年出生的蔡小佳走在街头回头率超高。生为一个美女,她很随和,但是跟人相处的时候,她从不对人说“你好”,离开时也不会说“再见”,这特殊的风格来自她的职业习惯。

她,是一名遗体整容师。在嘉兴市火化殡仪馆,她已经度过工作的第5年。

遗体整容师是一项常人难以接受的行业,一般人听到“遗体”两个字就避而远之。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却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职业?今天,我们一起来了解90后遗体整容师蔡小佳的别样人生。

用双手给逝者最后的美丽

临近清明,通往嘉兴市火化殡仪馆的路上已经有些热闹。昨天下午,记者来到火化殡仪馆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大门口站着一个高挑的姑娘,身高目测超过了170公分,扎着俏皮的马尾,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嘴角微微上扬,过往行人纷纷为之侧目。如果不是事先心里有了准备,无法想像这个漂亮的女孩就是要采访的遗体整容师。而蔡小佳微笑着说:“很多人知道我的职业后,都是你这个反映。”

蔡小佳来自绍兴,17岁那年,高考结束以后,蔡小佳报考了北京一所高校的民政管理专业,如果说填志愿的时候,她还不是很了解今后所要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工作,那么在大学里,她一点一点地喜欢上了这个专业。“除了理论学习外,我们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殡仪馆里实习,所以参加工作之前,我就克服了心理压力。”

工作5年来,蔡小佳见过形形色色的死者,有正常死亡的,有病死的,也有非正常死亡的。对于一个遗体整容师来说,如果遇到的只是正常死亡的尸体,那么只需要忍受整容室里的腐臭味,通过化妆技巧让冰冷苍白、发青的尸体“红润”起来;但是如果遇到非正常死亡或在没有冰冻下存放过久的尸体,如凶杀、刑事案件、车祸等这一类死者,那么工作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车祸、火灾、溺水等事故而亡的尸体常常是支离破碎,或者血肉模糊,或者浮肿腐烂甚至长出了蛆虫,这时候要做的不仅仅是美容化妆,还需要整容了。”蔡小佳说,这种时候,他们会根据家属提供的死者生前照片,一步步将尸体完整化,然后再进行美妆工作。报到上班后,她第一次参与处理的就是一具因车祸爆炸而面目全非的遗体,不少地方都烧焦了,她跟着师傅一起整理了七、八个小时,终于让逝者有了较为安详的遗容。

“我们尊重死者,用双手给逝者最后的美丽。即使是一块小小的碎骨,我们也会让它回归原位。”蔡小佳说,遗体整容师最重要的不是胆量,而是过硬的技术,比如她的师傅老叶,拥有几十年的经验,破碎的尸体残块,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应该是哪一个部位。“胆量我在学校实习的时候就练出来了,技术要在实践中一点一点地积累提高。”

尴尬:不说“你好”和“再见”

遗体整容师工作压力是大的,而他们的压力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上,还体现在生活上,很多人,只要听说对方是遗体整容师就会避而远之。老人家们往往特别忌讳。而更多的人不是忌讳而是害怕,只要想着他整天跟遗体接触,跟他交往就会觉得相当的恐怖。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了遗体整容师的一些特殊习惯,他们不会主动跟人握手,见面打招呼不会说“你好”,走的时候也不会说“再见”。如果不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一般人的婚礼,蔡小佳都不会参加,生孩子、满月酒什么的也不会去。“朋友或许不在乎,但是朋友的朋友、家人会在乎,会议论,何必给人家不痛快呢?”“那你怎么跟人打招呼和告别呢?”记者问她。她哈哈一笑说:“说英语呀,hello,byebye!”

“其实现在人们对我们的态度已经改变很多了。”蔡小佳指着殡仪馆门前不远处的一条小路,说:“5年前,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晚上在那散步,附近的居民对着我指指点点:‘殡仪馆的’、‘管死人的’……我心里特别难受,好像我是外星人似得。但是现在不会这样了,我去散步、去买菜,大家知道我是谁,态度都很正常。”

蔡小佳告诉记者,她所在的服务科共有9名员工,年龄跨度从“60后”到“90后”,她曾是科里年纪最小的姑娘,不过今年马上要新进来一个95年的女孩,她也将要升级成前辈。

“不知道小姑娘有对象了没?我们这个职业,最不好找对象了。”蔡小佳说起这个有点感伤,她曾经有个男朋友,人很好,并不介意她的工作,但是他的家人却很介意。在家人的影响下,两个人关系慢慢变淡,久而久之就不联系了。

坚持来自家属们的肯定

面对这么大的压力,为什么还能坚持做下来?蔡小佳想了想,说:“每一个逝去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我们的工作就是在他们的生命故事上画下最后一笔浓墨,让那些已经冰冷的身体再度焕发生命的光彩。当我为逝者整理好一副美好的遗容,家属们对我的肯定,会让我瞬间充满成就感和自豪感。”

有一回,殡仪馆送来了一位享年70岁的老太太。老太太生前病了很多年,一直是一张蜡黄的脸,因为常年带着呼吸器,双颊都凹了一道印子。老太太的老伴对蔡小佳说:“老太婆以前很爱漂亮的,请你尽量把她化得漂亮一点。”看到老爷爷伤心欲绝的样子,蔡小佳心也跟着疼了。普通的遗体化妆只需要10分钟到20分钟,蔡小佳花了1个小时的时间,用戏曲油彩调试出适合的颜色,把老太太双颊上的凹印遮盖掉,再给老太太上妆。最后,当亲友们在告别式上最后一次端详老太太的遗容时,都有种老太太只是睡着了的错觉。告别式结束后,老太太的女儿找到蔡小佳,感谢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妈妈生病这么多年来,脸色都没有这么好看过。谢谢你!”

还有一次,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意外猝死。蔡小佳为遗体化完妆后,家人不满意,一直说“不像”,她修改了几次,家人依旧不满意。于是,她耐心地和家人聊了小伙子生前的事儿后,得知小伙子生前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围巾,于是请家人拿来了一条围巾给遗体带上。看到戴着围巾的样子,家人含泪点点头:“原来是差条你最爱的围巾。”事后,那家人对蔡小佳连连感激:“谢谢你让他走得不那么遗憾。”

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蔡小佳说,在殡仪馆,她见多了生离死别,人和人之间那真切的情感最让她感动,“逝者走得安详,活着的人送得欣慰,这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