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行业风采
殡葬科技文化

上海工匠 | 宝兴殡仪馆入殓师徐军:让每位逝者体面告别

作者:杨洁|来源:新民晚报|发布时间:2017-12-22 15:21:27
分享到:

12月22日是冬至日,农历中的重要节气,也是人们慎终追远、缅怀故人、寄托哀思的日子。多年前一部日本电影《入殓师》,让那些为逝者送上最后一程的职人走入大众视野。上海宝兴殡仪馆也有这样一位敬职敬责的入殓师,予死者以尊严,予生者以慰藉。经他着手处理的遗体不计其数;无论多难,他都会为逝者修整好安详的仪容,为他们留住在世间最后的尊严。

图说:入殓师徐军在配制防腐液。宝兴殡仪馆供图

“我女儿比生前还漂亮”

徐军,现任宝兴殡仪馆业务科副科长兼技术总监,前不久刚获得2017年度“上海工匠”殊荣。他是防腐整容高级技师,技术堪称行业顶尖,在宝兴,大伙儿都亲切地喊他“大师”。

从1996年入行起,徐军始终坚守在最苦最累的第一线——化妆组。他有他的坚持:“越是苦、越是累的地方就越能锻炼人。我想挑战自我,把殡葬专业技术发扬光大。”凭借刻苦钻研、勤学苦练,半路出家的他仅用4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学徒到行业最年轻高级工的蜕变,并在2001年首届市殡葬行业化妆防腐操作比赛中夺魁,获得“化妆”“防腐”两个高级工职称。

徐军面对的逝者并不总是正常死亡的,常常需要处理一些因车祸、高坠、烧伤等非正常死亡致使面容、肢体损毁较为严重的特殊遗体。溺亡者有巨人观,肢体膨胀,伴随恶臭,这就需要除沙、清洁、除臭、消肿、修复等一系列环节;烧伤者焦黑碳化,需要根据生前照片,用雕塑材料一点一点捏出五官,重塑容貌……这些操作对技术要求很高。

渐渐地,老师傅们传授下来的技艺已经不够用了,徐军敏锐触及行业最前沿,不断学习变革,开创了一系列全新的遗体处理方法和殡殓服务模式。他引进美术、雕塑等技术理念,还积极探索3D打印技术用于遗体整容修复。他的电脑上安装了建模软件,书架上也摆满了相关书籍。现在,徐军团队正在搜集数据,想建立一个适合亚洲人的模型数据库。

让每位逝者能以最佳面容体面地与亲人告别,是徐军的毕生追求,也是他职业的神圣使命。许多家属送来锦旗与表扬信。有一位母亲在事故中失去挚亲,但事后她握着徐军的手说:“感谢你,我的女儿比生前还漂亮。”

图说:入殓师徐军。 宝兴殡仪馆供图

一夜未睡帮女孩种眉毛

徐军说,这项工作最难的地方在于,他与逝者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每个人审美不同,加上遗体随着时间发生变化,要把逝者化妆得和生前一样,尤其是要与家属们的印象吻合,这是非常困难的。”

“鼻翼这里因为常戴呼吸器,颜色较深。”“嘴唇表皮干燥,需要重塑。”“睫毛这里有一些高低。”面对逝者,徐军观察得比亲人还要仔细。

他的同事、化妆组组员蔡琦感慨道:“徐军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怕死——他患有胰腺炎,不能劳累,但他工作起来经常没日没夜。”有一回,在连夜处理完一具女性死者的遗体后,蔡琦先去休息了。结果他一觉醒来,看到徐军竟一夜未睡,还佝偻着背帮女孩儿种眉毛。原来,为了使其眉形更加立体,徐军取用逝者的头发制成合适的长度,一根一根种上去。这个环节细致枯燥,耗费耐心,即使是熟练工,也需要花上2到3个小时。身高1.82米的徐军就这样躬着身子,一丝不苟地重复着这一工作。

一条眉有多少根毛发?徐军告诉记者:“一般有250-260根。”他说,画眉和贴眉,都不及种植逼真。

“枯燥、平凡、重复,这是每个技术人员都要经历的。但是,重复的过程中也有快乐,关键是如何去体会。”对徐军来说,在这份工作中获得的愉悦感,就是简单的3个字:“对得起”——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属。

徐军深知,技术归根结底是为人服务的。以前,化妆组往往在“幕后”工作,不与家属接触;近年来,他主张与家属沟通,充分征询家属的要求。他创立的“净离别”故人沐浴服务项目,也得到逝者家属的高度认可。

“人类对同类遗体的恐惧,对死亡的忌讳,是与生俱来的。”徐军坦言,“但我希望通过精湛的技术与温暖的服务,让逝者安息,让生者安心,使更多人了解、尊重这份职业。”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