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行业风采
殡葬科技文化

乐清男子殡仪馆呆了7年,他竟这样给遗体化妆……

作者:叶萌|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发布时间:2017-10-12 11:31:28
分享到:

殡葬美容师,这个在外人看来有些神秘甚至惧怕的职业,柳市镇的倪杨西一干就是7年。“我的工作虽然特殊,但有一份沉重的责任。”倪杨西说,他会一直坚守自己的岗位,用精湛的技术和真诚的服务,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去。

坚守殡仪服务一线

2008年,29岁的倪杨西从部队转业回乐清。2010年,经过事业单位分配择业考试,他自主选择到殡仪馆工作,成了一名殡仪服务人员。这份一般人都害怕、唯恐避之不及的工作,在倪杨西眼里却有另一番意义。“给遗体美容就像一场仪式,除了能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开,更多的是让逝者家属得到慰藉。”倪杨西说,虽然在参加工作的第三年,他就被任命为乐清市殡仪馆殡仪服务科副科长,第四年转任科长,去年又被任命为乐清市殡仪馆仁和殡仪服务有限公司副经理,分管殡仪服务科及后勤维护科,但他始终工作在殡仪服务第一线。

“我坚信自己会干、能干,才能更好地带领全科室人员干好工作。”倪杨西说,在工作初期,他只负责礼厅工作,但在工作之余,他经常请教老同志,慢慢学会了给遗体穿衣、化妆等相关工作。担任殡服科副科长以后,他积极主动向老同志请教关于遗体修复相关工作,并主动参与,很快就掌握了遗体修复的相关内容。作为科长,接触遗体的事他完全可以交给他人干,但倪杨西从来不在办公室闲坐,从殡葬仪式的策划、主持,到遗体的沐浴、更衣、化妆、整容等,倪杨西都主动和同事一起干。

2014年,倪杨西在修复一具头部损伤特别严重的年轻遗体时,因家属无法接受前一天还活生生的年轻生命突然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他们哭天喊地,时而谩骂倪杨西,时而又求他一定要将遗体的头部拼凑完整好好缝上……

“作为殡仪服务人员,我不会因为家属的谩骂而改变服务标准。”倪杨西说,他始终细心地为逝者还原,一针一线、皮上皮下,化妆、填补,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标准就是尽可能让逝者恢复生前的模样,看起来足够安详,这是安抚家属的最好方式。当天,倪杨西埋头缝补数小时后,当家属看到那具完整遗体的那一刻,他们虽然仍悲伤难抑,但对倪杨西是满怀感恩的。

“让逝者安详、体面、有尊严地离开,是对亲人最大的慰藉。”倪杨西说,从工作开始到现在,他提供殡仪服务的逝者数千人,从穿衣到化妆,从简单修复到复杂的整容,目的只有一个: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开,让家属能缓解永别的悲伤。

离别场景常跟着落泪

守候在生命的终点,倪杨西见到了太多不舍的离别场面。2010年,一名10岁的小孩因意外离世,当倪杨西和同事将小孩的遗体从冰柜里抬出来时,他的妈妈抱住他,和他脸贴脸,捶胸顿足哭喊着:“宝贝啊,都怪妈妈,是妈妈不小心,没有把你照顾好……”“那个画面太悲伤了,我和同事都跟着哭了。”倪杨西说,2012年,一对暂住北白象镇的外来务工夫妇吵架,妻子一气之下跳了河,不会游泳的丈夫情急之下也跳下去想救人,结果双双溺亡。火化那天,倪杨西给这对夫妻穿衣、美容、化妆时,这对夫妻两个幼小的孩子一直跪在边上恸哭,怎么劝也不肯出去。此情此景,让工作着的倪杨西也一直默默流着泪。

“有些逝者的子女常年在外地工作或经商,直到他们的父母离世了,才痛心疾首,痛哭流涕,可惜‘子欲养而亲不待’。”倪杨西说,天天面对生离死别,让他对生死和责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经常以所见所闻劝说身边的人,一定要好好地活着,珍惜生命,善待亲人,在父母有生之年,多陪陪他们,尽可能厚养薄葬。

渴望更多的理解

“干我们这一行,不怕遗体,怕的是偏见。”倪杨西说,乐清市移风易俗相关规定出台后,有一名丧属竟不顾劝说,擅自在殡仪馆守灵厅里给逝者做道场。当倪杨西去制止时,被一群家属堵在厅里面,一家属气势汹汹地指着他的鼻子大骂,甚至有家属要动手打他。

“作为殡仪服务人员,我们始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倪杨西说,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总需要有人来为逝者送最后一程。尽管有的丧属侮辱、谩骂了他,但他不会因丧属的态度而随意应付,仍会高标准为每一具遗体服务,给生者最大的安慰。

“我们只希望那些对殡葬服务人员仍有偏见的人,能够给予我们起码的尊重,渴望全社会能够给我们更多的理解和关心。”倪杨西说。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